屏蔽链接:谁给大厂的权利?

2021-09-16 七里香

历经了3Q大战之后,周鸿祎不止一次地在媒体访谈中后悔自己当初打醒了腾讯,让腾讯进行了战略反思,从打死一个企业转为投资一个企业,最后变成一个投资公司,坐收渔利。


11年前的这场“二选一”大战最终由工信部、公安部出手解决,11年后,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最近又召开了“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提出有关即时通信软件的合规标准,要求限期内各平台必须按标准解除屏蔽,否则将依法采取处置措施。当天参会的企业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百度、华为、小米、陌陌、360、网易等。9月13日上午国新办的发布会中,工信部又进行了明确回应,称要求解除平台屏蔽是接到用户投诉与反馈后作出的决定,下一阶段将督促互联网企业加强整改,对于落实不到位的企业强化依法处置。


其实用户早已对屏蔽网址链接苦不堪言。我们不妨换一个思路试想一下,在购物的时候想喊下隔壁街的朋友过来给个意见,朋友却发现路给堵死了,这种在现实中荒诞不羁的“土匪路霸”行为为什么会在互联网上历时十年之久?


屏蔽链接乃流量之争


互联网经过多年的发展形成了流量变现的商业模式,但目前流量已经到了存量竞争的地步。而各位网民在网上所产生的数据更是大厂们用于精准营销的不二法宝。这场流量的圈地运动中除了要求用户“二选一”以外,不但从大城市下沉到农村,还从上班族的共享单车转战到老百姓的菜篮子。


然而,还有谁记得大明湖畔的“超链接”?还有谁记得互联网本来是个去中心的开放生态,用户可以通过超链接可以遍历全网的信息呢?


链接意味着流量的转移,为了不让肥水落入外人田,所以越来越多的APP都是一个个封闭的生态和流量黑洞。做社交还要做电商,还要做全供应链,做硬件的还要做全智能家电。许多吃瓜群众也是在蚂蚁金服停止上市后,才发现阿里帝国的庞大业务。而远离互联网圈的老家电中小企业,在实体店节节退败的情况下,在线上获客成本过高的困境之下,不得已得抱紧某一大厂的大腿,比如加入他们的生态,为其提供硬件设施。殊不知,大哥的腿既不好抱,小弟也从无议价权。又是谁说的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呢?


流量的用户 变现的大厂


链接是非常重要的概念,不管是书信、电话还是网络,只是媒介的载体有所不同。大厂屏蔽链接的行为,就是利用自己的媒介平台的垄断,把最基础的人与人沟通交流的渠道给打断,剥夺了用户最基本的权力。互联网经常挂在嘴边的流量,就是对个人用户价值的漠视,当我们越来越依赖平台创造内容自娱自乐时,我们只是大厂财报上的华丽数字、人类期货而已。股票再创新高,跟我们都没用任何关系。而更值得玩味的是,用户的账号是属于平台的,也就是说,我们都是资本的人肉电池而已。所以资本可以通过推荐算法给我们喂猪食,在一个又一个信息茧房里控制我们的思想,甚至煽动民族的情绪,架空国家的权力,危害国家的安全。面对不公,想用脚投票,换个平台,依然是无果。


也有人说,开放链接对用户和商家来说是利好消息,但是外链的安全问题也比较令人担忧。比如,诈骗类型的外链出了事该找谁。一个案件经过N个平台,受害者究竟应该找谁,各平台之间又如何分担责任、如何合作解决?


那么,我们又该如何在守住互联权利的同时还不被诈骗侵害呢?其实,国内外许多从事Web3.0开发的团队都在试图从底层协议进行了比较多的探索。下面,我们可以一起看看致力于下一代互联网的赛博文件系统CYFS是怎么从技术上解决这一串的问题的。


把互联的权利还给用户


01 协议升级



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的生活更加便利了,手机上网,二位码付费,甩开发达国家几条街。但是恐怕很少有人知道,放在一起的2个手机也是无法互联的,如果你不知道对方的IP地址的话。我们必须通过第三方,也就是所谓的中心化平台的身份系统来提供身份背书,所有的信息都将经过该服务商的云端再传送到另外一个手机上。这也是受限于当今的互联网IP协议是一个地址到地址的通信协议。所以,我们不管是在微博、微信、抖音、B站、美团都要重复地注册账号,并且一次次地出让我们的身份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电话等。(此处我们可以略过800字的有关平台泄露用户个人信息的安全弊端~)


针对设备不互联的问题,CYFS采用了自主研发的无中心P2P协议(BDT),将面向地址的IP协议升级为面向可信设备的协议,从底层上完成了设备之间的可信连接。同时,基于密码学让每个人都拥有一个唯一的去中心化的可信数字身份,基于密码学来为识别设备拥有者的个人身份,而不是中心化的第三方平台,这就从源头上解决了设备的可信问题。用户产生的数据都存放在自己的专属OOD(个人数据保险箱)里,以此来管理自己的智能设备。


数字身份、社交关系和个人信息数据是互联网最基本的数据,只有把这些数据都牢牢把控在自己的手中,才能从源头上阻断大厂对我们的“鱼肉”。


02 改造链接




如今互联网上的链接是路径的链接,一张图片一旦被另外一个人保存或修改后,就无法追溯到这个内容发布的来源是不是可信的。对此,CYFS通过信息摘要算法,把超链接升级为对象链接(Web3.0 URL)。新的链接在数据创建时基于密码学生成,一部分是数据创建者的账户,另一部分由该内容的指纹组成,实现来源可信和内容可信,做到数据创建即确权。只要内容足够好,发布者可以通过对象链接收到全网的源源不断打赏收入和版权分账收入。




如此看来,以上涉及到的信息发布不安全,如何倒逼平台去溯源担责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在CYFS里,每一个文字、图片、视频,都有唯一的确权链接,信息发布者如果发布诈骗信息,可以直接追溯到个人,无须通过平台提供消息。而基于密码学生成的链接和数字身份真正做到了数据的可用不可见,保障了个人的隐私数据安全。


03 开放协议和统一的数据标准


CYFS在保证了用户的身份数据资产安全以外,除了解决设备互联、数据确权以及可信网络的问题,还进一步统一了数据的格式,为开放生态的构建打下了基础。你能想象钉钉的聊天记录可以出现在微信里吗?拼多多和淘宝可以共用一份通讯录吗?小爱音箱可以操控华为智能设备吗?在CYFS构想的未来应用DEC App里,不存在数据孤岛,用户的数据可以被不同的应用共享,所有相同语义的数据都使用相同的格式。


基于CYFS通用的底层协议,任何硬件厂商都可以自主研发相关的智能硬件设备,所有硬件设备的数据将汇聚在你的OOD里,诞生真正的为个人服务的AI助理。它只研究用户个人OOD里的行为数据,为个人提供个性化的需求和服务,而不是像现在的推荐算法都是为了广告商爸爸服务。比如你很厌烦,老收到砍一刀、点赞等人情链接,完全可以自主设置让AI助理屏蔽此类行为。而这些产权数据可以经过网络进行去中心化的撮合自主交易,可以大大降低交易的成本。


而在企业层面,统一的数据格式可以让所有企业信息系统的可信数据互通,那么我们能观察到整个产业链上下游的运转情况,比如能够基于企业内部数据的供应链金融数据,可以为国家提供未来发展规划参考。



几千年前,“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彻底结束了东周列国的分裂统治,助推了秦朝的政治经济发展,也奠定了华夏文明的根基。几千年后,数据统一标准格式也许会是另一种无歧视、无偏见的数字文明。

也许只有当这样一个畅通无阻的互联网才能称之为互联网,而它将赋予数以亿计的用户可以自由链接的权力,这条网络高速公路不再被设卡,这个数字世界的土地都由用户创造并拥有。


选择自己的未来

信息技术的更迭就像钟摆一样,在中心与去中心之间摇摆。过去的十年,我们出让了个人信息换来的便利生活,也赋予了大厂至高无上的生杀大权。时至今日,若不是国家重拳出击,只怕我们也会跟隔壁的韩国人一样,无法避免三件事:死亡、税收和三星。


数据即财富,要像捍卫自己的土地一样捍卫它,一如我们的父辈,选择了土地改革和改革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