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方位解读世界互联网大会之“数字文明”

2021-09-30 纳斯赛博伯

世界互联网大会自2014年起,到如今2021,已走过7个年头,虽然每年不尽相同,但都是围绕“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这个大目标在奋斗,“迈向数字文明新时代”作为今年互联网大会的主题,已然成为时代发展的最强音与新脉络!



那么,我们该如何理解“数字文明”呢?


通俗点讲就是高科技高生活,即数字产业化时代之下,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关系更加和谐与融洽,它不仅代表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同时也包括人类生活质量更深层次的提升,通过科技来带动生产力,改进生产关系,创造更多价值,从而实现共同富裕。


首先是数字:信息化时代的高科技


“010101010101010101……”看似简单的数字,却构成了互联网的全部,并延伸至现实生活的方面。近几十年,高科技带来的生产力几乎是人类数百万年来的总和。在新时代,数字已成为高科技的代名词,换句话说,数字化程度越高,综合实力就越强大,话语权就越容易掌握。



具体而言,它应该包括:新基建的搭建,如5G、千兆光纤、云等新型信息基础设施提供的连接、算力、算法、平台服务等能力,就像工业文明时代的水、电、路、油、气等资源一样,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离不开的基础;以及新技术的突破: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为生产制造、医疗健康、农业、教育、物流等行业的发展提供更高的生产力,提升社会效率。同时遵循可持续发展原则,在新能源、绿色能源上寻求新的方案,解决能源危机,社会的进步不应以牺牲自然为代价。




当然,根据事物是发展的理论,高科技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带有历史的、发展的、动态的性质。今天的高科技,将成为明天的常规科技和传统科技。即便今天我们看上去非常厉害的高科技,但在,50-60年后可能就只剩下1%了,所以科技发展,更需要在新方向、新领域有着更宽更深的拓展。


除此之外,高科技还必须进行产业化,才能形成产业规模效应,并且,高科技应该无国界,需要全球高科技产业联合应对人类共同的命运问题。


其次是文明:社会进程中的价值传递与维护


古往今来,每一次文明的演进,都是技术驱动下人类文明之树的突破性成长。在这一过程中,新基础设施的普及是根茎,生产力的跃升是主干,经济、社会、文化等方方面面的进步是丰硕的果实。


这些硕果与价值该如何合理地分配?却是无论何时都必须要面对的难题。


至少,在目前互联网环境之下,是不公平的,自然也是跟“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相违背的!所谓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就是这个理,如果放之任之,那必然是要出大问题的!


此次大会提出“文明”的概念,其实就是告诫互联网的各位“吃相别太难看”,这一点,从今年阿里被罚182亿、滴滴被下架、平台之间解除网址屏蔽等国家动作上就能看出。



所谓“文明”,就是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需要保持一个和谐的关系,我们既要追求个人的道德完善,也要维护公众的秩序,更不能损坏国家的利益。


打破数字鸿沟,享受数字红利,这就是数字文明的最大意义。在互联网世界、数字生活之下,文明的根本在于数据,即数据文明,它包括:数据产权、数据安全、数据价值!





数据产权通俗地讲即数据的所有权属于它的生产者,只有所有者才能控制数据的读取和写入的权利。但目前来看,几乎每一个互联网用户的数据产权都不在自己手上,而是属于各大平台。


举个例子,我们每天都在使用微信,但是微信账号却不属于我们,相应的在微信里产生的数据也不属于我们,平台可以封我们的账号,调用我们的数据,甚至拿我们的数据进行交易,而我们却还无法阻止,这就非常尴尬了。


再举个例子,之前河南特斯拉车主之所以要进行车顶维权,是因为她控告特斯拉那么就必须拿出证据(数据),可数据在哪儿呢?在特斯拉那,这实属无奈之举!换到现实生活中就是你要告某个人,可证据在对方手上,你怎么告?如今这个官司打了近800天,车主赢了,但特斯拉却拒不执行,甚至还反告车主侵犯特斯拉名誉权并要求索赔500W!只能说,作为普通消费者,真的太难太难了,而就其关键在于用户无法真正拥有自己的数据产权。



其次是数据安全。前面提到,数据都没在自己手上,又何谈安全呢?今年滴滴之所以遭受下架,根本问题就在于此,它掌握了用户的海量数据,还试图出让给其他国家,它影响的可不是用户的数据安全,而是牵涉到国家安全,确实该下架。而今年315爆出的系列数据泄露事件更是如此,其后果不言而喻。


最后就是数据价值。其实有很多人都意识到数据的价值,只是苦于目前互联网的现状,只能屈服罢了。它不仅可以用来做算法推荐,用于广告变现,还可以用来做智能AI,用于机器学习等,这本身是好事。但问题在于这些价值的获益者并非所有者,而是“吃相难看”的平台,这就非常不公平、不文明了。随着数字生活的进一步发展,这些数据的价值会更大,如果一直如此,必然引发一系列社会矛盾!



以上不文明的现象是互联网发展的必然,因为互联网设计之初就只是传输信息,并没有体现价值的传递,所以当今我们要实现价值的交易就必须通过平台。这无论从高科技的角度还是文明的角度去看,当下平台独大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已经不适合时代发展。


究其根本还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在数字文明时代,“数字”就好比生产力,“文明”就好比生产关系,文明若跟不上,就变成了赛博朋克,人就变成了科技的奴隶。


CYFS提出“重塑数字世界生产关系”就是对文明最好的诠释:互联互通的底层协议、去中心的可靠数据存储、可信设备的连接、“数据创建即确权、内容即账户”的价值传递,让每个人既是数据的创造者又是数据的受益者。同时为了更好地促进数据产权的价值流通,CYFS对数据的格式进行了标准化。


这种自下而上、点对点的共享机制,将催生为用户所需的推荐算法,它只推送对用户有用的信息,不用再担心自己花大价钱买的电器是个广告机。互联网靠烧钱抢占流量再收割用户的商业模式将会彻底改变。


也唯有这种生产关系,才能适应“数字文明”生产力的发展,要实现共同富裕,也必然如此!倘若没有先进的生产关系,生产力的高速发展就只能导致贫富差距的进一步加大,唯有每个人都真正拥有“数据”这个生产资料,才能使得价值最大化,进而实现社会财富更合理的分配。


所以,“数字文明”究竟是个啥,其实就是生产力进一步提升,生产关系进一步改善,人类社会进一步和谐,生活质量进一步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