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3时代的自由互联网居民会面临怎样的哲学图景?

多年以后,当人类进入数据自有、万物互联、自由至上的Web3时代,享受着它给我们工作和生活带来的各种便利时,也许会偶尔回想起2022年那个春天,在下一代互联网的一切还在萌芽之日,那时的我们对于这个全新的时代有着怎样的讨论。
2022-05-23 纳斯赛博伯

多年以后,当人类进入数据自有、万物互联、自由至上的Web3时代,享受着它给我们工作和生活带来的各种便利时,也许会偶尔回想起2022年那个春天,在下一代互联网的一切还在萌芽之日,那时的我们对于这个全新的时代有着怎样的讨论。

大家好,我是纳斯赛博伯,一个对未来互联网有着独立思考的内容创作者,本期内容我们不妨大开脑洞,一起看看在黎明到来之前的漫长黑夜里,哲学家们会如何探讨Web3。



那一天,作者如往常一样结束一天的工作,坐在书桌前,准备着这一期关于Web3的内容。那是一个真正属于用户的互联网时代,全新的组织模式,去中心化,没有垄断,信息和价值在用户间自由公平地传递,用户真正享有数据所产生的价值。每一份智能合约都是一种模式创新,合作的力量在这个自由的时代以公平的方式被无限放大,毫不夸张地说,人类在此时迎来了一个新的地理大发现时代——自由互联网的世界!


此时一缕月光透过窗户打在书桌前,我抬头望向窗外的月亮,这月亮陪伴了无数地球生命走过一生的旅程。它照耀过展翅高飞的翼龙翱翔于天际,它见证过走出非洲的智人流布于世界,它曾陪伴失意的李白落寞豪饮,也将在未来的无数年月里挂在我们子孙后代的窗外。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月亮还是那个月亮,今人却不同于古人,而来人又不同于今人。未来的人们,那些生活在Web3时代的自由互联网居民,他们会怎么定义和认识自己所处的世界呢?



“真实的世界从来未曾被我们触及,当我们聊存在时,其实是在聊它怎么被感知,存在即被感知”。此时贝克莱从书架的一角发出以上评论。


存在不能指向世界本来面目,而只能指向被感知的方式,指向那个通过感受而获得的观念,若是如此,那我们身处其中的物理世界与自由互联网在真实性上并未有何差别,皆不是存在的本来面目,而是与个体感知相联的意识投影。

“事实上,没有任何事物可以被确证存在,世界在本质上是不可知的”。在距离贝克莱不远处的书架上休谟如此说道。


休谟不可知论否认因果律,我们对世界的观念来自经验,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方式不过是习惯的力量在漫长岁月里驯化过的产物。真实的世界尚未确认真实的地位,比照真实世界的需求所构建的自由互联网自然也不可称为真实。


康德从书架的中央走下来,说道:“物自体是不可知的,这并不妨碍人类建立对世界的认识,获得一致性的指代认知比物自体的真相更重要,人们面对的现实就是感知物自体的表象之后所收获的认识”。



人类与存在本体之间隔着一个叫经验的东西,人类无论如何无法超越自我的感知和经验直接触及存在本体。这件事确实令人失望,但康德在承认物自体不可知的前提下,重建了人类认识。因为人类的局限性导致了人类不可能认识到物自体的最终真相,但人类从物得到的观念构成了这个庞大的世界,这才是我们直接面对的需要处理的现实。在这个层面上,Web3时代所倡导的自由互联网与物理世界一样,都将是现实的存在。


所以,自由互联网究竟可不可以被视作真实的世界呢?我仍然疑惑不解,趴在桌子上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以免惊扰参与这场讨论的哲人。


昔日阳明先生携友同游,友指岩中花树问曰:“天下无心外之物,如此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于我心亦何关?”阳明先生回道:“汝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汝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汝心之外。”


若阳明先生再生于Web3时代,会如何看待此般虚拟与现实交织的自由互联网呢?正思忖间,阳明先生已缓步行至案前。


阳明先生曰:“心即理,无心外之理,无心外之物。夫人者,天地之心,天地万物本吾一体者也。”



心外无物,则我之世界并不在我心之外,世间万物与我一体,均未曾超出我心的范围。物理世界与自由互联网均不在心外,我观花时花色一时明白起来,我与世界时刻互动着,我心照看何处,何处立时明白示我。我身处Web3,其处处在在无不在我心照看时与我时时互动,便知道自由互联网的一切与这世间万物无二,均在我心中时隐时现,如那自顾盛开于岩中的花树一样,静静等待着我心的照看。


“花色何时曾突然明白示人,不过是观者在心里生出一个此般名相。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此时六祖惠能大师缓步走下书架行至诸贤中央空处,不紧不慢地发出以上议论。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诸相皆非真相。世间万物皆是名相,而相由心生,所有名相均是人心里产生的概念和指代关系。人不是永恒的,人的认知所产生的一切定义和指代也不是永恒的、不变的、不可消灭的,世界面目之所以如此,不过是人定义如此、指代如此,不是世界本来如此,故佛说诸相皆非真相,真相不可思议。如此,又回到物自体的不可知了,若世界不过是时时产生的虚妄名相,则意义和价值该在何处安放呢?


此时,萨特走下书架,点燃烟斗后说道:“我们见识过这世界的荒谬,体会过人生的痛苦,在这充满虚无的世界里身受自由的刑罚。人是被判定为自由的,存在先于本质,当我们直面世界的虚无本质,逃避,堕落,均无法使人的处境稍好半分。作为自为的存在的人,最终没有别的选择,唯有选择相信自己相信明天,通过自由选择为自己塑造后天本质,在无意义的荒原,开拓出意义和价值的小径。”



萨特的“介入哲学”告诉我们在无意义的世界如何做一个有意义的人,如果认识论上的世界向来都是如此让人失望,那在这个令人失望的世界,如何继续活下去,至少该期许一些什么。世界荒谬,人生痛苦,则我与世界均无意义。可作为自为的存在的人与作为自在的存在的物,其最大的区别,便是自由,你生来自由,你一直都知道,只是你惧怕这自由,你惧怕自由选择,因你惧怕选择带来的结果要你负责。选择自主,后果自负,这是世界运行的铁律。停下幻想,抛掉畏惧,无意义的世界因人的创造和选择而被赋予意义。


“一直以来,哲学家们总是在试图解释世界,但比这更重要的是改变世界啊!”马克思加入了群聊,并以斩钉截铁毋庸置疑的口吻引起普遍关注。


马克思接过萨特递来的烟,并马上抽了一口,随后继续说道:“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没有思想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任何观念均来源于你所生存的时代和社会。这世界从本质上是物质的,意识来源于物质,比起冥想者,行动者是更值得尊敬的!而在我们处理眼前的世界之前,首先要承认它是存在的,辩证的唯物主义者不会否认思想和意识的作用,相反,他像冲锋的骑士善于利用自己的长矛那样善于利用意识的作用服务于实践。”


“我记得您生前似乎已经成功戒烟了。”萨特对马克思说道。


“可现在,作为一个躺在书架上的死魂灵,这玩意儿再也无法危害我的健康了!”马克思回复道。


此时另一个大烟鬼康德却熄灭了自己的烟斗,向众人告别,退出了群聊,返回书架上。我看了看表,晚上十点,康德的休息时间到了。哪怕作为一个躺在书架上的死魂灵,他仍坚持着那严格的令人发指的自律生活,着实令人钦佩!


马克思迅速成了这场哲学沙龙的主角,他像走在自家书房一样自在,一边走一边把目光放在书架上一本本有关互联网技术的书籍上,最终他走到我的书桌前,拿起我的手稿,上面全是有关Web3时代和自由互联网的所思所想。



“让我们先做些调查研究,再来评论吧。看看后代们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什么?让我们搞清楚我们探讨的是一个怎样的社会,再对它作出评价吧!”马克思一边翻阅着手里的稿件一边说道,其他人也一并围过来共同翻阅。


“很明显,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已经高度依赖互联网,而这个即将到来的Web3时代和它试图打造的自由互联网正在打破物理的界限,将世界联系起来,用他们的话说就叫万物互联、价值互通。”萨特指着稿件中的其中一页说道。


“世界是普遍联系的,世界万物相互联系的整体性根源在于世界的物质统一性。一切事物和现象无不是运动着的物质的具体形态、属性和表现,它们有着共同的本质和基础,从而有着统一的本质联系。这种统一联系通过事物之间具体的相互作用、转化等形式具体地表现出来。在这个万物互联的世界里,他们能做些什么?或者说人们参与世界的方式是什么?”马克思说道。


此时手稿里走下来一个自称纳斯赛博伯的作者,在对所有可敬的哲人前辈一一点头致敬后,开始对这些如同过往时代里的群星一般伟大的头脑描述他们未曾谋面的未来世界。


“自由!在这个世界里,人以归属于自身的身份而非归属于任何平台的虚拟身份与世界其它部分互动。技术可以实现这种准确的识别,人在与世界互动的过程中所产生的数据从一开始就带有其标志,并天然归属于它的创造者,而非任何公司和平台。人在这个世界享有完全的自由,任何强制和胁迫都不易实现,唯有经过人确权的智能合约才会达成,而所有合约是公开且开放的,一些人通过暗箱操作或霸王条款侵犯另一些人的利益的情况是被这个世界的基础生态和设定所不容的。”



“民主!在这个世界,人对自己所参与的事情享有完全的知情权,由于其自由的特征,不存在普遍强制或少数人享有异于他人的优先级权限的事情。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世界,没有任何形式的国王可以以优于他人的地位强制推行任何事情。所有事情的达成均是由被某一特质感召或吸引的自由人,组成去中心化组织,分配任务和价值,所有参与者清楚地知悉自己的权利,任何决策均是在民主原则下得以表决实行。”


“平等!在这个世界,平等是基本的初始设定,在你接入这个世界的那刻起,平等就是你的基本权利。你对自己要参与的任何事情均是清晰而明白,你知道要做什么也清楚应获得的价值,你根据自我的自由意愿选择要参与的事项,在不被强制的智能合约中完成确权,以民主的方式参加与之相关的投票和表决,平等的原则贯穿其中,一群自由人在平等的基础上以民主的方式参与世界的互动。”纳斯赛博伯如此说道。


“孩子,是劳动创造了世界,在Web3时代,价值的分配必然也是与参与者的劳动相匹配的,而你们应该创造一套基于劳动的价值评价和分配体系,以便各个参与者可以公平的互换彼此所持有的价值。”马克思说道。


“是的!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正在探索的数字货币,它现在还不完善,在理想的自由互联网世界里,它应该是一套对所有参与者都公平的价值评判标准和价值交易媒介。”纳斯赛博伯回复道。


“这似乎很接近您所设想的共产主义社会,自由人的有序联合,实现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萨特对马克思说道。


“物质基础是关键,生产力发展最终会打破不适应的生产关系,要求确立与之相适应的新的生产关系。你们无法居住在空中楼阁,必须把基础打好,在物质基础不具备的情况下,那个理想世界不会自动到来。”马克思说道。


“自由互联网不是孤立存在的,是与现实世界密切联系的存在,这如烂泥一般糟糕的世界真的会开出那样美丽的花朵吗?如果人类要把它作为真实的世界,则真实世界里的一切真实都将真实地反映到这个世界!”萨特语带忧虑的说道。


“如露亦如电,皆如梦幻泡影,这世界纵然五光十色,不免一场虚空。”六祖惠能淡然说道。


“可人类终究是怀抱希望的存在,这糟糕的世界并不曾熄灭人类的理想,它如火如光,指引人类向着更加光亮的未来前行,理想世界存在的价值不正是为此吗?它还未来,正要来,我们在接近它的过程中感受其如同已来,你们把真觉者呼为如来,不也是如此吗?”萨特转身对六祖惠能说道。


惠能大师轻笑不语。


“劳动者创造了这个世界,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人民始终是处于主体地位的,一切社会和历史的产物无不对应着时代的经济基础。万物互联时代的生产方式要求对劳动者进行彻底解放,在少数人无法垄断生产资料的时代,劳动者的聪明才智将会得到极大施展,劳动的价值将得到极大尊重,那是个劳动者真正因其劳动而获得价值和尊严的时代!被解放的劳动者终将解放世界,一切有违生产力的落后事物,不管它是不公的分配方式、狭隘的产权制度、有形的物理边界或者是什么不可一世的人间强权,终将在历史车轮的滚滚前行中被碾的粉碎!”马克思豪迈地宣扬道。


闻听此言,我心潮澎湃,我起身望向窗外,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一轮明月高挂当空,转身看向书架,斯人已去,言犹在耳!疑惑和怀疑已在心中无声散去,换之以一个行动者的坚定感。


我再次看向窗外,往更远处望去:未来尚未来,未来如来!